【台灣.蘭嶼】化身夏日的飛魚 | 心情隨寫 | 咖啡豆仔

窗外嘰嘰喳喳,再見黑色的剪刀入住屋簷下的燕巢,不知不覺又到初夏的季節,每天在打卡鐘、悠遊卡與鍵盤聲中消磨,對時間的流動、季節更迭早已麻痺,年假雖多但工作更多,休假出國?擔心上司的白眼與年中的考核,再看看這個月的報稅單及藍藍綠綠的帳單,年過30卻幾乎要被生活打敗,休息!需要海水的濕濡,需要高山的靜謐,需要『慢步調』的節奏,嘰嘰喳喳…不再羨慕自由的鳥兒,燃起近乎消磨殆盡的玩性,周五晚上準時打卡下班,把埋頭加班的同事扔在後頭,衝回家、隨手抓了幾件衣服,將自己化作飛魚,即便只是短暫的飛行也心滿意足。 

Shelter.jpg

交通:如何到蘭嶼? 

1. 搭船:台鐵火車至台東火車站 → 小巴士至台東富岡漁港 → 搭船抵達 
2. 飛機:台鐵火車至台東火車站 →臺東航空站 → 蘭嶼航空站 

跨夜火車.莒光63號在黑暗中奔馳著,沒有坐票的『無位遊民』或坐或臥在綠皮車間,地板像是被擰乾後久置風乾的抹布色,半夜的冷風從門縫鑽進來,仰望車門上的透明車窗,外頭沒有月亮、更沒有星星,民房的燈都早已熄滅,車窗上只有慘白色日光燈的倒影和一張張睏倦的面容,久坐在辦公椅的身子嘎嘎作響,多久沒運動了呢?低頭看看隆起的肚腩,內心喃喃『這算是職業傷害嗎?回去該開始運動了。』 

步出台東車站後,立刻擠上狹窄的小巴士,前往台東富岡漁港轉搭船,之後又是近2小時的船程,西太平洋的波浪很躁動,但內心更加澎湃激昂,『為什麼想去蘭嶼?』葡萄牙文的「Formosa」為「美麗」之意,,一直以來都只能看著台灣觀光局的宣傳片讚嘆,藍色的海洋、蔥鬱的山壁,對於習慣水泥色的台北人而言,都是電視中的畫面罷了。

Fish.jpg

蘭嶼.浪漫史 

到底…蘭嶼有著怎樣的魅力,即便路程顛簸,火車上的『無位遊民』也執意前往?「飛魚(AliBangBang)是上帝送給蘭嶼的禮物,每年3月至6月出海捕魚,吸收陽光與海風曬成魚乾,作為一年份的蛋白質來源。」位於漁人部落.漂流木咖啡的老闆娘,神采飛揚地講述蘭嶼的飛魚祭,她原為台北的一名廣告設計人,在這座島嶼找到愛情,從手工藝到咖啡廳,最後建造一個完整的家庭,一杯米酒咖啡下肚,旅者問道『蘭嶼該去哪些地方呢?』彷彿按下某種開關,興奮高漲地介紹島上的秘境、推薦的行程,從她的聲調,不難察覺她對蘭嶼的熱愛。

同樣位於漁人部落的星夜民宿.老闆娘笑說『我是台中人,但也外銷到蘭嶼來,台灣的女生很多都外銷至蘭嶼呢!』也許習慣柏油路的都市人們,很難理解在這這座小小的島嶼,既資源不足、又缺乏便利性,馬路上陳群的山羊、亂竄的豬隻怎麼會吸引人,但就是那原始的文化及自然的風貌,讓感性的靈魂得以抒放,誰說花朵才是浪漫的代名詞?即便蘭嶼的蘭花不再滿山遍野,這裡依舊浪漫,湛藍的海洋見證了愛的真諦,在問『蘭嶼有著怎樣的魅力』前,請收起手中的手機並仔細感受這座島嶼,最純粹的生命力。

開口.jpg

「Akokay」(達悟語.你好!) 「白天的蘭嶼是熱情的、晚上的蘭嶼是神祕的,我們與自然相處並存在其中。」坐在望海亭、一名叼著菸的達悟族大哥,黝黑的面容朝著曬紅的旅客,說笑著蘭嶼的生活態度,短短的假期足以充滿電量,船隻朝本島的方向,明年,等燕巢再次發出聲,旅者在次化身飛魚,給枯槁的生活開一個窗口,在蘭嶼短暫的飛翔。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