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小印度不只印度-維拉瑪卡里雅曼興都廟 | 編輯足跡 | 依察

話說,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走到了五彩繽紛的廟門前,看熱鬧的喊著好漂亮好新奇便終結了這回合,看門道的眼前每一個雕塑都在心中呈現一篇故事。  

▲華麗的達羅毗荼風格《攝影/依察》 

維拉瑪卡里雅曼興都廟層層疊疊眾神雲集的彩色塔型廟頂總是吸引眾人的目光,這種華麗層疊的塔門(Gopuram/Gopura)屬於南印達羅毗荼風格。南印達羅毗荼,在現今只是一種事實表述的兩個詞底下存在著多少數不盡理不清的暴力與心酸,若少了公元前兩千年雅利安人的張牙舞抓,或許今日的印度是處處無種姓達羅毗荼。  

思緒回到了維拉瑪卡里雅曼興都廟外身,廟頂五座葫蘆寶塔代表著須彌山(Sumeru)的五座山峰,眾神們所居住的須彌山在凡人眼中是世界的中心,而山下則是人類的世界。相信須彌山一說的人類,並非只有印度教,苯教和佛教的信徒們也都深信著源於印度神話的須彌聖山。 

▲忙碌著向神祈求的人們《攝影/依察》

女神曲折的愛情  

維拉瑪卡里雅曼興都廟主祭迦梨女神(Kali),也就是雪山女神帕爾瓦蒂(Parvati)的化身之一。女神的愛情路可說是一路跌跌撞撞,女神的前世是梵天之子達剎(Daksha)的女兒薩蒂(Sati),深愛濕婆(Shiva)的薩蒂因為父親的反對而投火自盡,一萬年後轉世成為雪山女神的薩蒂依舊如同前世般狂戀著濕婆,然而入山修行的濕婆早已達到萬物皆空的境界。女神不死心繼續三千年苦行,終於感動濕婆,兩神結為夫妻。 

▲祈福《攝影/依察》

結為夫妻的兩人,並非用「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的童話結局來敷衍粉絲們,而是繼續共同扶持面對挑戰,斬妖除魔。雪山女神有許多的化身,其中兩個最有名的化身便是迦梨女神和杜爾伽(Durga)。 

不走女神風的人氣女神  

迦梨女神獨樹一格的造型大概又不禁讓外行人們產生迦粉瘋狂為哪樁的納悶。女神較流行的兩種形式是四臂和十臂,無論是四臂還是十臂,修羅場上殺紅眼的藍皮膚迦梨女神脖掛著人頭項鍊身著斷臂裙,暗黑的讓人不寒而慄;迦梨的極致(Mahakali)則是十個頭、十隻手臂和十條腿。  

▲儀式中不可少的筒形鼓和長形雙簧嗩吶《攝影/依察》

迦粉們不是對暗黑勢力的崇拜,而是迦梨為眾生的自我犧牲及對抗阿修羅的勇猛,然而,在迦梨殘暴一發不可收拾的狂舞之時,濕婆將自己的身體墊在妻子腳下,解除了世界被毀滅的危機,當迦梨發現腳底下的是丈夫時,也瞬間清醒了意志。不難理解善良勇猛的濕婆夫婦為何眾粉擁戴。一切,都是因為愛。

我要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