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蘇門答臘】楠榜蹦蹦跳 | 編輯足跡 | 依察

古爾邦節的街上隨處見紅,一頭頭健壯的牛兒是個等待宰殺的命運,一面是屠宰的殘忍,一面是濟貧的溫暖,行為背後實是讚揚先知亞伯拉罕父子對真主的忠誠。為了讓後人們也跟隨著先知的腳步,行為成了每年對忠誠提醒的祭典。覺得殘忍的,別往窗外望,覺得神聖的,給一份祝福。事物的本質從不帶色彩,給予色彩的也許向來都是人心。 

▲長存人心的克拉克托火山爺爺《攝影/依察》 

一爆成名的克拉克托 

楠榜(Lampung),位於蘇門答臘最南端的一個省,隔著一條海峽與爪哇島的雅加達遙遙相望著。大街小巷無論店家住戶,門口金的、銀的、簡約的、雕花的火山標誌自成獨特小鎮風味,而在這擁有四千多座火山的國家中,眼前這個被高掛景仰的令人好奇是哪位火山爺爺。 

蘇門答臘與爪哇島之間住著一個偶爾還是會爆衝的克拉克托(Krakatau)爺爺,原本在巽他海峽默默無名的素人在一八八三年的普林尼式大爆發後一夕成名,而吼怒之後是四十四年的默然不語,三個月持續的怒火在穆罕默德.薩利赫筆下成為人們永遠的記憶與反思。四十四年後的一九二七年,人們一喜一警戒的迎接克拉克托之子(Anak Krakatau)降臨人世。 

▲魚腥瀰漫的空氣,每一口都是收穫的香甜《攝影/依察》 

無名無人島 

沿岸靠海的島民捕魚維生,黝黑發亮的臉龐露出憨厚笑容時的牙齒在陽光下白的可刺眼,艱困彷彿從未劘滅內心的平靜喜悅,家家門外一排排在炙陽下死去成為魚乾的魚兒們是討海人一次次賭上性命的拼搏,刺鼻魚腥味隨著海風飄散在小村各角落。 

▲海洋、水草陪伴的童年《攝影/依察》 

村外肉眼可見的不知名無人島是村民們打發炎熱時光的絕佳去處,不需龐大花銷不用出國,湛藍冰涼的海水、晶瑩的白沙唾手可得,歪倒在水中的枯木塑造了一股浪漫詩意,難得遇見帶著相機的外邦人,男孩害羞又外放的耍寶,女孩一股勁的擺姿只為現下分秒而不可惜那一張張拿不到的停格影像。不執著島名的島民才是這一刻最溫暖的真實。

我要留言